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韩国人为何总爱“装大”

2016-6-16 15:54:48 阅读321 评论2 162016/06 June16

韩国人历史上一直期望自己是大国,以有“大韩民国”、“大韩航空”等许多“大”的命名。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韩国发展迅猛,自认为向东虽比不上日本,但却比西边的所有亚洲诸国都强。

本文选自《大国的幻象》(去当当购买),东方出版社出版。

文/王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韩国,国土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世界排名第106位;人口约5000万,世界排名第25位。从全球比较看,韩国肯定算不上大国。但韩国人为何总是要装大国范儿呢?

这个国家有哪些东西,让那么多中国人心里有点不待见呢?韩国是不是真有种悲情所在呢?它为什么就不能原谅自己北边那个兄弟国家呢?

在首尔仁川机场,一走出机舱,我很快就发现许多“世界之最”式的宣传标语,比如,在墙上的电视屏幕反复闪现着“仁川:世界最好的机场、最便捷的机场”;在韩国料理的大幅宣传画上,赫然写着“世界最美味的食物”,连机场手推车的内裤广告词也是“最好的内裤”。

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前,我问首尔市的陪同官员,“青瓦台用英文怎么说?”对方立刻回答:“Blue House(蓝宫)。”再问:“为什么这么翻译,而不直译?”这位官员很骄傲地说:“因为美国是White House(白宫),韩国当然是蓝宫啊。”

喜欢与世界强国比较,或贴上世界级标签,仿佛是韩国官员的口头禅。在青瓦台前一个叫“舍廊房”的韩国全貌展览厅,首尔官

作者  | 2016-6-16 15:54:48 | 阅读(321) |评论(2) | 阅读全文>>

郝一生:中国的金融黑洞究竟有多大

2016-5-16 14:50:51 阅读385 评论4 162016/05 May16

本文摘自《泡沫:金融大动荡时代的生存之路》,作者郝一生(曾任天津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副主任、日本东京大学经济学部客座研究员)

最近几年,中国总体上流动性充裕,但隐患和黑洞也在不断扩大。

截至2013 年5 月底,中国的广义货币M2 余额104.21 万亿元(同比增长 15.8%)。这几乎相当于中国年度GDP 的两倍,远高于美国和日本的同一比值,说中国是世界上货币发行量(M2)比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并不为过。

同时,中国资金市场存在规模巨大的相对过剩资本。截至2013年5 月底,中国人民币存款余额99.31 万亿元,贷款余额67.22 万亿元,存贷差 32.09 万亿,相当于存款余额的 32.31%。也就是说,中国的相当过剩资本规模接近 1/3,总体上并不缺钱。

“钱荒”所表现的短期货币现金流紧张,背后是金融投机市场的大量占款和已经在银行体系背后存在的庞大“影子金融”。中国各类金融衍生品交易模,尚无公开的准确统计数据,但它与欧美“影子银行”存在一个共同点:都是在现有银行体系之外运行。很多国家的衍生品还没有规定要列入资产负债表,这意味着,现有资产泡沫统计结果会被大大掩盖。

所谓“影子银行”,2011 年4 月金融稳定理事会(FSB)的界定是 :“银行监管体系之外,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和监管套利等问题的 信用中介体系。”在欧美国家,“影子银行”主要是围绕证券化推动的金融创新工具的资金周转。2006 年接管美联储的伯南克在2008 年金融风暴后,称在衍生品交易背后运作巨额庞大资金的金融交易为“影子银行”。

作者  | 2016-5-16 14:50:51 | 阅读(385) |评论(4) | 阅读全文>>

秦晖:农民问题上的“主义”变迁

2016-3-4 9:46:10 阅读537 评论4 42016/03 Mar4

我们讨论“传统”,“循名”固然应该,“责实”则更为重要。中国过去的那一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是需要首先弄清楚的。十多年前的这一个文集,对此发表了一些管见,现在似乎仍然有不少朋友在注意,我也希望借再版之机,进一步聆听大家的批评。

所谓“三农问题”如今日益引起上下的关注。然而三农之成为问题并不始于今日,亦不限于中国。在一定程度上讲它是世界各国进入现代化时面临的普遍问题。我们所面对的特殊性一方面固然源于特定的“路径依赖”,另一方面也是普遍性问题在我们这里的积重难返。但过去的路径依赖并不是我们一家的独自选择。自20世纪初俄国发生斯托雷平土地改革引起强烈反弹以来,从俄国马克思主义的一支中形成了通过平分土地完成“民主革命”,再通过集体化建立“社会主义”这样一种解决农民问题的基本理论。这种理论模式不仅在中俄等国形成了实践的路径,成为“列宁主义”的基本成分之一,而且对世界上其他形形色色的许多农民问题理论与实践产生强烈影响。但这种理论与古典马克思主义的极大差异,以及它在社会思想史上真正继承的那些资源,并没有得到透彻的分析。

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凡是”时代,从思想宗师那里寻找章句以支持改革的“托古改制”方式也已基本成为过去。但是严肃的思想史研究与社会变革史研究从来就是互为表里。况且今天一如过去与未来,农民问题一如其他问题,仍然会存在思想与实践的多元性,包括存在各种左派或新左派选择。因此从思想史上理清150年来农民问题上的“主义”变迁,仍然对农民“问题”本身的解决有重大意义。

“两种保守性”与小生产衰亡论

马克思主义诞生时,经典作家主要是在两个层面上谈论农民问题的。

作者  | 2016-3-4 9:46:10 | 阅读(537) |评论(4) | 阅读全文>>

中东欧的三次现代化机遇

2016-3-1 9:39:46 阅读407 评论2 12016/03 Mar1

10世纪前后,中东欧国家普遍接受基督教,有关他们的文献记载越来越明确,他们与西欧的差距也是历史上最近的。西方很多学者都强调,从10—16世纪是东中欧和西欧国家文化和经济之间明显趋近的时期。但这种情景并没有持续多久。进入近代,东欧地区成为多种矛盾的集合点和各类冲突的迸发区,当西欧许多民族国家崛起成为欧洲大国,甚至是世界强国的时候,东欧各民族遭受东西方大国的压迫,在大国的夹缝中求生存,以各种方式寻求民族解放和独立。于是,东欧与西欧的差距越来越大,欧洲的东西两大地区也就出现了不对称的“边缘—核心”关系。好几个世纪,东欧各民族“都被看作是东方四个大帝国——德意志、哈布斯堡、俄罗斯和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在国际上或世界上几乎看不出有鲜明的民族特性。这个地区甚至对欧洲来说也是遥远的、陌生的,只有匈牙利和波兰除外”。所以,东欧是特殊的。东欧的特殊性在于,在历史上,它始终是周边列强争夺的势力范围,俄国、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的影响在它的发展道路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因此,在观察东欧的现代化进程时,我们必须注意到下列三方面的因素:地缘政治学的影响、民族主义和宗教、历史传统。

从北向南看,波兰于1772年、1793年和1795年先后三次被沙俄、普鲁士和奥匈帝国瓜分;捷克和斯洛伐克处于奥匈帝国的统治之下;在巴尔干国家中,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受奥匈帝国支配,其他国家要么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附属国(如罗马尼亚),要么受其统治(如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和马其顿等)。因此,当19世纪西欧国家内部发生工业革命、对外实行殖民扩张的时候,东欧国家则处于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潮期。易言之,当西欧国家转

作者  | 2016-3-1 9:39:46 | 阅读(407) |评论(2) | 阅读全文>>

英雄商业时代:垄断公司是如何统治世界的

2016-2-26 10:53:09 阅读389 评论3 262016/02 Feb26

提要:在《商业帝国三百年》中Stephen R. Bown 引用了赫克托·舍维尼的一段话来表述这些商业之王的“残暴”,“当然,整个企业长期运行的计划是在使用暴力使臣服民族流血的基础上让一部分人富裕起来的。”同样也可以说,英雄商业时代的任何一家强大的商业垄断企业都是一样的。但是,所有的企业行为并没有导致这样的结果;事实上,以货易货和交换产品的愿望是人类自古以来就存在的。

商王们和他们的垄断企业集中体现了结合意识形态的、未经仔细详查的、不受挑战质疑的、为所欲为的权力噩梦——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确保远处股东们的最大收益,控制整个社会和文明。这些庞大的企业实体与其说是资本主义自由竞争市场的产物,倒不如说是欧洲国家战争,以及文化和经济霸权斗争在商业中的扩展。他们占领了存在于政府和企业之间模糊的灰色地带。

最初,授予垄断贸易权对于欧洲各国政府来说,是一个通过筹集私人资本为天文数字般的殖民扩张成本,提供财政上的资助的很方便的方法。但是,由于贸易站的人口不断增长,当母国政府允许公司成为当地唯一的民事管理机构的时候,这个政策失败了。通过卸下他们对自己的公民的责任,并对他们的企业所占领的领土上的土著居民主张统治权力,欧洲各国政府创造了通常带来可怕后果的环境。在其他情况下,垄断企业利用他们母国的信誉为他们自己谋取个人利益,这就造成了母国的重大损失,例如,荷兰失去了对曼哈顿和新荷兰的统治权,英国失去了老俄勒冈州的统治权,或者利用国家的收入对保护公司领土和特权的军事防御提供资助。

垄断企业为他们的东道国在有限的时间里提供了巨大的利益,但是,当他们的权力没有被剥夺的

作者  | 2016-2-26 10:53:09 | 阅读(389)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北京市 东城区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东方出版社特约时政评论员,联系方式liye@rmdf.cn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