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俞天任:为什么日本官僚阶层贪污现象特别少  

2012-07-27 07:5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的金权政治是很有名的。特别是从田中角荣的洛克希德事件曝光之后,一直到现在正在闹的小泽一郎事件,这四十来年日本的政界就没有断过这种金钱丑闻。但是由那些高级公务员们所组成的官界几乎没有,高级公务员因贪污而落马的很罕见,只有1996年厚生省事务次官冈光序治和2007年防卫省事务次官守屋武昌等扳着指头数的过来的几件,而且所牵涉到的金额也不大。冈光受贿6000万日元,还不到三年年薪,折算成人民币也就五十万元不到,而守屋一案并没有发生多少直接的金钱授受,只不过吃吃请,而且牵涉到的金额全部算出来也只有1249万日元,不到一百万人民币,才半年左右的工资,光从金额说来实在不算什么大案。

  笔者在《谁在统治着日本?》这本书中曾专门提到,为什么日本的官僚阶层贪污现象特别少?特别是考虑到日本曾经还是一个几乎赤裸裸的金权政治的国家。

  造成这种现象的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官僚没有什么强烈的金钱需求,政治家需要用大量的钱而官僚不需要用钱。政治家看上去威风凛凛,但说穿了其实就是一个临时工。政治家的工作也不是铁饭碗,无论在位时怎么牛,一旦落选就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因为心里不平衡还不如普通人活得那么舒坦,所以政治家一定要为了“下次还能选上”而奋斗。而竞选活动要耗费大量的金钱,据说一个日本国会议员每年用在这种政治活动上的钱多达两亿日元,接近200万美元。这些钱的大部分来自所谓“政治献金”,指望这么多钱的来路都干净首先在物理上就不可能,所以政治家们肯定起码要在灰色地带弄钱,这是这种制度就先天性地决定了的。而官僚捧的是铁饭碗,他的职业和收入是有保障的,在一般情况下几乎没有失业的风险,他没有需要用钱的地方,没有必要去贪污。

  但是“没有必要去贪污”并不能导出“不贪污”的结论,日本官僚贪污少还有另外的理由。

  有一种“高薪养廉”的理论,说是如果给官吏们以高薪,官吏们就不会去成天动脑筋弄钱,这样就不会有贪污了,起码不会有很多人贪污。日本官僚贪污现象较少的理由是不是他们的收入比较丰厚呢?

  实际上日本官僚在职期间收入并不算十分丰厚,比起他们在民间企业的同窗们,他们的收入额能还更低一些,实际上这也就是一直困扰着日本官界的“下凡”问题的由来。

  本身“高薪养廉”的理论就经不起推敲,首先是什么叫“高薪”就不可能会有一个确切的标准,那么要给官吏们多少薪水才能叫“高薪”呢?再者如果承认有必要要采取这种“高薪养廉”的方法的话,是不是反过来就是在承认“贪污有理”呢?因为廉洁是要用高薪来养护的,在没有得到高薪的时候就应该容忍官吏们的贪污。

  另外就是在同一个衙门,薪水水平几乎一致的地方也不是所有的官吏都贪污或者都不贪污,就是说廉洁和薪水高低没有什么很大关系,那么日本的官僚们是怎么可以做到廉洁的呢?是不是靠“高薪”来维持廉洁的呢?

  日本官僚们能够维持廉洁靠的是自尊心。在1893年伊藤博文内阁就通过了一个《文官任用令》,规定只有通过了“高等文官考试”的人才可以出任帝国高等文官,这种“高等文官考试”是一种像中国的科举考试一样的东西,通过了就可以做官,但和科举考试不同的是,只有通过了考试才能做官。这条法律对所有人都是公正和公平的,没有什么门第,出身,城乡的歧视,这样就形成了他们是“社会的骄子”的自负。这种制度到现在也没有改变,只不过是“帝国高等文官”的名称被改成了“高级国家公务员”,而“高等文官考试”则在一连串的变化之后现在改名成了“国家公务员Ⅰ种考试”

  高级国家公务员的这种自负就是日本的税务系统几乎没有出过丑闻的原因。

  税收是国家生命之所在,国家财政赖税收而得以成立。同时税务系统也是极易出现丑闻的地方,因为不管什么社会都几乎没有人愿意心甘情愿地交纳税金,总会想出种种方法来偷税漏税,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拉拢腐蚀税收官员。

  单纯地唱“抗腐蚀永不沾”的高调是没有用的,道德的抵抗在利益的进攻面前经常显得脆弱不堪。但是日本人用了一种很简单的方法来防止税收队伍的腐败,就是利用这种精英官僚制度引发官僚的自尊和自爱。

  现在叫“财务省”的大藏省官僚的标准仕途是这样的:大藏省事务员(为期两年) -> 理论学习(为期一年) -> 基层实习(为期一年) -> 大藏省系长(为期两年) -> 各县税务署长(为期一年) -> 大藏省课长助理(大约十二,三年)然后再升任课长。

  这里面尤其值得注意的一个步骤是担任税务署长的一年。日本的税务署是大藏省的派出机构,设置在县以下,和中国的地级市税务局长级别有点相似,所以这个步骤现在被日本传媒批判的非常厉害,说是一个30不到的年轻人仅仅因为通过了甲种高级国家公务员考试就被委以如此重任,是在助长官僚们的精英意识等等。但这些传媒却没有注意到这个步骤的积极面:这些年龄在三十不到,正是雄心勃勃之时的未来高级官僚们在进入大藏省六七年之后,经过几年在中央的锤炼已经对整个宏观经济有了基本了解,这时候再放到下面去担任税务署长,除了可以通过征税实际业务来了解经济的实际运行情况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保证税收队伍的廉洁,因为这些人在这个年龄段是不可能被人收买的,不仅没有被收买的可能,这些人在这个时候还是工作热忱最高,最积极的时候。税务署的一把手既廉洁又热忱,下面的其他人就是想干点什么也很困难了。实际上日本能有一个高效而清廉的税收制度与这一条设定是很有关系的。

如果使得官僚队伍失去这种自尊,独立和自律的话,很容易想象所会发生的一切。事实上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能看到那种缺乏自尊没有独立和不能自律的腐败官僚的丑恶表演。

相关阅读:俞天任《谁在统治着日本?》东方出版社20128月出版

俞天任:为什么日本官僚阶层贪污现象特别少 - 东方时政观察 - 东方时政观察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