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俞天任:钓鱼岛之争背后的 日本“反官僚”运动溯源  

2012-08-20 14:5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中日钓鱼岛争端愈演愈烈,日本政府近日作出如下举措:决定将在今年10月更换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非职业官僚,日本伊藤忠商事前总裁),继任者为外务省负责经济的外务审议官西宫伸一(职业官僚)。有媒体指出,此次人事调整标志着民主党开始对“摆脱官僚”的轨道进行调整。

过去,日本派驻重要国家的大使均是外务省官员,起用丹羽这样的“民间人士”实属罕见。归根结底,是历史创造了这种“罕见”。随着日本坊间“反官僚”口号的响起,官僚制度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接受上至政治家、下至普通选民的严厉批判。笔者在《谁在统治着日本?》一书中将“反官僚”口号响起的原因归结为如下几点。

一、官僚自身的问题

任何组织都有一个最大化的要求,比如,企业作为一个组织就要求得到利益最大化,而除去少数贪污腐化的官僚个体之外,官僚组织作为一个整体是不会追求其组织的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官僚组织作为一个整体所追求的必然是权力的最大化,实际上,正是权力才使得官僚特别容易成为攻击的对象。从人们的直观来看,官僚集团不直接参加社会经济活动,很容易被认为是社会的“寄生物”,偏偏这种“寄生物”还握有极大的行政权力,所以会被人忌恨。

    二、政治家的舆论导向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的泡沫经济破灭了,一直在上升的日本经济似乎走进了一条再也看不见出口的黑暗隧道,坚信“Japan as number one(日本第一)”的日本人,所受到的震惊是无法形容的。对于这场经济战争的失败,日本的当政者一定要给选民一个说法。太平洋战争的军事责任,日本人顺水推舟地就同意了美国人让军部全部负担起来的做法。这次的经济战争责任该由谁来承担呢?没有了麦克阿瑟这样的外来裁判,是日本人自己审判自己,这样的话就是谁嘴大谁说话就算数了。谁嘴大,当然是政治家的嘴大,传媒的嘴大。日本的传媒是通过“记者俱乐部”这种形式,自觉地放弃了语言权而把这个权力交给了政府、执政党、政治家和大企业。在这三者之中,实际上占主导地位的还是执政党和政治家,也就是当时的自民党国会议员们。

自民党不肯承认他们的失政,起码是不肯单独承担责任,这样掌管着实际行政权力的官僚们,就成为了替罪羊的最好人选。从传统上来说,日本的官僚本身权力就很大,虽然在法律理论上,行政权力受到立法权的制约和监督,但实际上,由于执掌立法权力的国会议员们素质低劣,在大多数情况下,官僚们是独断专行的,经济上出现问题,官僚当然有责任。选民们也愿意听到官僚是经济失政的罪魁祸首的说法,因为这样就说明他们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而那些职业官僚们,一般从小就是父母的好孩子和老师的好学生,在学校和在社会一直是佼佼者、成功人士,普通人和这些职业官僚肯定是格格不入的。与在街头发表演说的政治家相比,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职业官僚们和普通人都没有什么交集。对普通人来说,这些过于优秀的职业官僚们太缺乏亲和感了,如果有人攻击这些成功人士的话,大部分的普通人甚至会很开心的。因为成功人士失败的消息,未成功人士听起来有点类似于自己成功的消息。

三、官僚与传媒间的学阀情结问题

官僚们更加悲剧的是:他们没有语言权。日本官僚们没有语言权,可能会使人感到意外,但这却是事实。日本媒体在报道时非常讲究“不偏不倚”,对于任何有关到政策方面的议题一定要报道正反两方面的意见,而这正反双方的意见只能从党派中来。因为在法律上这些政策措施的出台都是以党派或者内阁的名义,官僚们仅仅是负责有关法律制定、修改之类的实际事务。所以官僚们,除了在国会向议员们说明这些政策措施之外,不可能到传媒去说明这些问题。在受到攻击之后,官僚还是没有办法洗清自己,因为日本的传媒天生和官僚就是对头。日本人对于人的亲疏非常注意,也就是说喜欢“抱成团”,所以日本有一个很严重的学阀问题,大多数官僚出身于东京大学法学部,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但是日本的传媒又是被另一个学阀所控制着,注意一下日本报纸、杂志和电视台等传媒的人员构成,就能够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传媒人士大多是私立大学出身,而以早稻田大学毕业生为最多。排名为日本私立大学第一和第二的庆应大学和早稻田大学是很好的大学,毕业生的质量很高,所以这些学校的毕业生,才能在日本的传媒界活跃。但是还有另外一个事实,庆应大学和早稻田大学的学生们都是高考的失败者,一般都是报考东京大学或者京都大学失败了之后才去的庆应或早稻田。除了极少数有特殊理由的富家公子和一些推荐学生之外,在这两所大学里,很难找到将这两所大学作为第一志愿的考生。

这些私立大学的学生们,在东大和京大的学生面前,有一种先天性的劣等感。这种劣等感,使得他们把持了话语权之后,不肯放过任何机会来攻击官僚,而且传媒人士在批判官僚的时候,永远不会忘记要交代受攻击官僚的出身学校和学部,而这个学校和学部肯定是“东京大学法学部”。如果不是呢?不是就不提出身学校。

所以,与其说这种攻击是出于对官僚行事做派的义愤,不如说是从青春期带过来的“学历情结”在作怪。

 

相关阅读:俞天任《谁在统治着日本?》东方出版社20128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