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克拉克:解决外交问题必须学会与国内公众沟通  

2012-08-03 09:2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目前的中国外交处于历史困难期:钓鱼岛问题、南海危机、东北亚局势……面对冲突困境,大国应如何处理?美国五角大楼前发言人特里.克拉克在《美国的经验》一书中强调:沟通计划是解决外交问题的最佳选择,解决外交问题必须学会与国内公众沟通。

  

时值200212月。美国仍在寻求外交途径解决问题,并敦促萨达姆·侯赛因按照联合国的要求解除军事武装。可现在看来我们已经别无选择,萨达姆也出尽花招、黔驴技穷了。

  拉姆斯菲尔德和几位五角大楼军事助理们走进了这幢大楼,并鱼贯而行地进入了一间狭小的办公室。美国中央司令部负责人汤姆·法兰克斯将军站起来就他的计划向拉姆斯菲尔德做简报,简报大致分为四部分内容:战争前期准备工作的进展;总统签署战争令后,战争最初阶段的计划;主要战争行动;战争后果。

  这次会谈气氛严肃,谈话始终在有条不紊地展开着。事实上,一直是拉姆斯菲尔德在向法兰克斯提问。如果X情况发生了怎么办?如果AB计划行不通,C计划是什么?D计划怎么样?法兰克斯公布了袭击的目标,这些目标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即便我们要被迫放弃突袭的最好时机,也要力争把平民伤亡人数降到最低,但伤亡肯定是不可避免的。

  在拉姆斯菲尔德的精心安排下,我参加了这个会议。目的是为了向公众证明,沟通计划解决外交问题仍是我们的首选。拉姆斯菲尔德是少数几位深知信息时代如何对军事行动产生影响的人选之一。萨达姆是一个谎言制造者,他的宣传工具可以左右世界舆论,特别是在阿拉伯世界。这也会影响美国与中东重要盟国之间的关系。在阿富汗行动中,塔利班份子通过互联网发布了伪造的照片,公然宣称我们把医院当成了袭击目标,造成了无辜平民的伤亡。萨达姆领导的军事武装远比塔利班分子更有组织,我们非常担心他们的潜在影响会改变整个世界对这场战争的看法,也会影响到我们能否取得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

  之后的几个月里,负责沟通计划的人员不断地与军事策划人员进行会晤。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理查德·B·迈尔斯将军一直在监督这件事情。他与国防部部长一样,都认为沟通计划是战争的关键。在战争开始前,我们就要提醒人们:萨达姆必定会像以前一样对公众撒谎。在战争中,我们的每一步军事行动都有相应的沟通计划——解释行动的必要性、详细解释如何能把伤亡减到最小。在战争计划的每一步,都有相应的沟通计划。我的工作就是为军事司令官们提供建议。

  “沟通计划的目的就是信息占领,也就是信息控制。”沟通计划和战争计划一样详尽,它的核心内容就是在每一个军事部署中都安插记者,记者数量之多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虽然“安插”这个词对这项伟大的工作来说不太恰当,但这项工作却也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安插工作计划了好几个月。让记者随军行动已经不再是新鲜事了,好几年前就是这样做的:记者跟随联合部队前往阿富汗、独立报道战争情况等。

  但是,不同时期需要不同的策略。我们希望在伊拉克的战事中无论在质上还是量上都要有所改变。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如果对伊战争爆发,战争情形肯定与1991年海湾战争时大不一样。这次我们的目标是俘获萨达姆,结束其在伊拉克的统治。另一方面,新闻媒体使用的技术也有了巨大的改进,在相同的情况下发送新闻已经比以前容易了很多。

  “要彻底忘记对海湾战争的报道,”2002年的秋冬季,我们反复对新闻媒体这样说。“如果我们与伊拉克开战,我们需要你们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报道战事。”有的记者领会了我们的意思,但大部分人都还没有明白。即便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很难让人们从固有的模式中跳出来。

  我们希望在伊拉克进行大规模的渗入,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这正是我们应该做的。在“9·11事件”之前——当然之后更是如此——国防部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与其他一些五角大楼的主要官员和我一样深信:美国人民应该对他们的军事情况有尽可能多的了解。军事的目标是什么,它如何运作——不管是好的、坏的、甚至是丑陋的。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人们对他们的政府不了解也不怎么关心。如果人们应该对政府的一个方面有所了解,那就是军事。我们尽可能地让人们对美国的军事情况有所了解。

第二,信息渗入体现了我们的信心。首先,我们可以向人们宣传我们的优势——我们的军队是一流的军队,在完成军事打击的同时也能做到将无辜平民的伤亡人数降到最低。这样的媒体报道是打击萨达姆计划的最好办法。其次,对于即将发生的问题,透明化或者说承担责任,对公众来说,是最好的保证,可以让他们确信战争会很快结束。最后,如果我们不可避免地犯了错误,马上承认错误是保证我们信誉的唯一办法。

  在200210月,五角大楼公共事务组与媒体主编举行了例会。会上讨论的唯一问题就是对伊潜在战争和媒体的信息渗入。在我回答问题时拉姆斯菲尔德也来了。我知道主编们会向拉姆斯菲尔德提出同样的问题,他能否抛开个人观点就显得非常关键。在反复强调目前任何对伊战争的谈话都是建立在假设的前提下之后,拉姆斯菲尔德宣布了希望记者亲临战场目击这场战争的迫切愿望。我看到有些主编的眉毛立了起来,大家都开始表示怀疑。

  “你能不能再解释一下‘愿望’这个词?”一位主编问道,“这是你的基本原则吗?”

“我认为这是一个原则。让媒体前往战争现场报道战争情况、进行评论、为公众提供信息对我们是非常有帮助的,”拉姆斯菲尔德回答说,“如果你问我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吗?我的答案是:是的。”

相关阅读:《美国的经验》[] 特里.卡拉克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