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俞天任:日本公务员退休进民企捞金变相腐败  

2012-08-06 09:0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日本的传媒和反对党一直在指责的一个问题就是“官僚下凡”(也就是“天下り”)。这是指在官僚体制中,职业官僚们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官厅去其他地方就职。古时候日本人叫官为“お上”,意思是高高在上的神一样存在。而不再当官,到民间来了就是“天下り”,也就是“下凡”了。

笔者在《谁在统治着日本?》这本书中讲过,为了防止血缘主义和人情任用,日本人在考试时,采用了公开考试名次的方法来防止在批卷和录用时的作弊。但这种方法也带来了一个副作用,职业官僚是凭成绩考进去的,但并不能说一个人的能力单凭一次考试的成绩就能够测定,在爬往公务员的顶峰——  事务次官的过程中并不一定总是第一名取胜,这就会带来想象不到的问题。

最讲究“吊床和号”的日本旧海军有这样一条规矩,有人升了大将的话,“吊床号”在前而没有升上大将的所有同期,全部要被编入“预备役”。实际上这条规矩也是不得已,本来在决定同期之间谁为“先任”,也就是谁指挥谁时,是采用“吊床号”来决定的。这样后任反过来成了先任,原来的先任也就再没有面子混下去了。

同样在日本官厅,也有这么一个古怪的不成文规矩,事务次官肯定是这个省里资格最老的,而且同期的就他一个人,剩下所有人都是他的后辈。新任事务次官一旦诞生,所有和新任事务次官同期的人统统要自动辞职。去大学教书也行,去民间企业就职也行,让本衙门在有关系的行业协会里就近安排也行,反正要卷铺盖走人,不能继续任职了。这种做法的由来不清楚,一般认为可能是出于同期的下属不太好指挥的考虑。不管那些事务次官们在刚进省的年轻官僚们面前是如何人模狗样,但在同期的那些知根知底的人面前也就是那么回事。

这些被迫离开官厅的职业官僚们在外流落就是一种“下凡”。请注意,“每期就出一名事务次官”的另一层意思就是“每期都要有一名事务次官”。这样也就是说事务次官的任期就只有一年,一年过后,他也得离开这个衙门“下凡”去。

本来这种“下凡”机制是有积极意义的,它有助于新任事务次官无所顾忌地开展工作,也有助于防止在一个衙门里形成一种能够进行遥控的“元老”势力。

马克思讲过的 “异化”(alienation)的理论,大概意思就是:所有人类创造出来的东西,到最后总是要演变到创造者本来意愿的反面去,这种异化有一个过程,整个的过程就像癌变一样,不容易被察觉,但一旦被察觉之后就已经很难纠正了。日本的官僚制度就是这样。不管在刚开始的时候,日本的精英官僚们是如何为日本的近代化事业做出了贡献,也不管在日本的战后重建中官僚起了多大作用,但现在,日本的官僚制度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是无法否认的事实。这个“下凡”就是其中的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本身也是一个“异化”的过程。

“下凡”的由来很有意思,认真追根寻源还要追溯到麦克阿瑟那儿去。战前的高文组们当然没有“下凡”一说,官僚们去民间企业是麦克阿瑟来了之后。麦克阿瑟在搞“公职追放”的时候,有不少高等文官被炒了鱿鱼,尤其以内务省官僚为多。这些失业了的高文组们基本上都被原来有关系的民间企业给收留了。从“官”到“民”,这算是第一次大规模“下凡”,但那时的“下凡”基本上属于“不得已”,而现在的官僚“下凡”问题是一种很常见并不稀罕的事情,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的制造业曾经有过一段很景气的日子,那时候在各大财阀企业就职,都能得到很高的工资,因此高文组在那段时间没有什么人气,甚至有帝国文官辞职去投奔财阀企业的。但是整个来说,在从明治维新开始一直到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战败这段时间内,绝大部分的帝国高级文官的收入是很好的。

战后,麦克阿瑟的公务员改革虽然没有取得很了不起的成绩,但确实把高级公务员的工资拉了下来。现在日本高级国家公务员的工资基本上都低于他们在企业工作的同学。比如现在改名叫了财务省的大藏省课长级干部年薪不超过3000万日元,而他们在银行工作的同学基本上都能爬到董事级高管,也就是日语叫“役员”的那个位置上,年薪高达5000万日元,要相差近一倍,而且这种倾向是级别越往上相差的越多。

主张“高薪养廉”的人会说,这种官僚和民间企业之间的收入差距,会引诱或者助长官僚的贪污腐败,但是日本并没有采取措施去增加官僚们的收入,而日本官僚也没有去贪污。“为国效力”的自尊心当然是一个原因,另外就是这个“官僚下凡”的制度,基本上在金钱上对官僚们进行了补足,使得官僚们并无损失,起码是并无多大损失。其实这是社会联合起来,保障高级官僚们生涯收入不低于民间企业的收入,从而促使高级公务员尽职尽责,不见异思迁也不去贪污的一种方法。所谓“下凡”行为也就是官民之间的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在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算腐败。不但不算腐败,反过来还可以说是一种很有效的防腐措施,因为存在着将来可以得到的补偿,官僚们在位时都会小心翼翼,不会因小失大而丧失那笔将来的补偿。

但是实际上“下凡”已经成了日本官僚腐败的象征。这是因为到现在,这种“下凡”并不仅仅是“找家民间企业就职混口饭吃”那么简单。职业官僚们,尤其是高级职业官僚们,所找的企业都是大企业或者是全国性的行业协会,所就的职务,也都是常务、专务甚至副社长、副会长、社长和会长这样年薪极高的要职。除了年薪收入之外,还有一份极高的退职金。甚至经常有高级官僚们在“下凡”后隔个两三年就再换一个地方就职,以便再拿到一份相当可观的退职金。

时代在变化,社会也在变化,这种“下凡”的初衷和后果都会发生变化,以至于最后演变成了一种腐败。

相关阅读:俞天任《谁在统治着日本?》东方出版社20128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