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樊纲:“二等公民感”让我选择回国  

2013-05-20 10:0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选自《经济人生》一书

无论社会地位高低,二三十岁到外国生活的人,我想一辈子很难消除与社会或“社会主流”的隔膜感。你可以读书、看报、看电视新闻、听课、考试、学术交流、与当地人交朋友,一切都没有问题,但就是总会有点什么东西,是一个不是从小生长在那里的人所无法彻底理解的。在大学的饭堂里,在研究所的休息室里,我经常可以见到坐成一圈的美国青年人在那里侃大山。有时那些人我全认识,平时与他们单独交谈以至开开玩笑,完全没有问题、没有障碍,但是他们自己一坐到一起侃起来,你却大半不能听懂,就像我们北京的小伙子们坐在一起自己谈天说地时别说外国人恐怕连外地人也不易听懂的道理一样:他们用的是自己的语言,有着只有从小在那里生长的人,在那里十几年、二十几年生活过来,经历过共同的年月、事件,看过共同的小说、电影、电视剧的人才能共享的特殊语言,我想那些东西才是一种文化真正特别的地方,是与别的文化相区别的东西。每当这时,我就回想起我在大学里、在社科院研究生院我们一帮硕士生、博士生在饭桌上、宿舍里海阔天空、意气风发大侃特侃的情景,而我在这些美国人当中总会立刻觉得是一个外人,甚至都会尽量避免参加到这种场合中去,因为你的加入,会使谈话的风格立刻发生变化,人们为了照顾你的存在,会尽量使用一些你能懂的语言,我想那是很扫人兴的事,还是自觉点避开为好。这种语言和文化上的差异,也表现在生活的许多其他方面,比如电视上的新闻、政论及一般的电视“正剧”,你是看得懂的,而一些专靠用俚语插科打诨的喜剧、幽默表演,也许是我的英语水平不高,反正大多数情况下感觉只能听得懂六成,有许多笑话你听懂了也无法欣赏,因为你不了解那笑话背后的“掌故”或“出处”,就像一个外国人中文再好也不一定能欣赏我们的许多相声和笑话一样。也许待得时间长些会好些,但我不相信这种障碍对我来说能完全克服。中国人之间,若不是很亲密的朋友,对于这种身处异国所遇到的“障碍”经常是讳莫如深的,谁都想表现得“我已很美国人”的样子,但据我观察“第一代中国人”很少真的如此,比如我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些年岁大的人说听不懂孩子们(“第二代”当地成长起来的中国人)之间说的话。而那“第二代的中国人”又不同你说话、不屑与你说话。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在哈佛的研究院里,中国留学生可以和任何一个国家来的任何肤色的学生交朋友,就是很难(如果不说“无法”)和那些第二代的中国学生交朋友——他们正努力彻头彻尾地加入美国社会的“主流”,与你交朋友会有损他们的“美好形象”!就像阔人不愿与穷亲戚来往的道理一样。

用不着别人对你“种族歧视”,单就你无法完全掌握和了解这一国家的语言、文化,感到是外人而不是主人这一点,就足以使你有一种“二等公民”的感觉。我之所以看到那些美国的大学生、研究生相聚侃山,便想起我们自己在国内学校里的类似场景,心中有股伤感,就是因为我们在一起时也是一种傲视众生、不知天高地厚、一切舍我其谁的“主人感”,而在美国社会中,却只有“俯首称臣”,不是我们从人种、从能力上低人一等,而是我们先天缺乏在一个陌生世界当主人的资格。这种反差是最明显、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

除上述处,你还要加上那个社会有形无形对你的排斥。1985年刚到美国不久,我就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一场对话。那是一个广播对话节目(talk show)。电台主持人外加一个特邀专家坐在播音室里,听众打电话进来就某一专题进行讨论,各抒己见(有一个美国电视连续剧《夜莺》,描写的就是这种节目的一个主持人的故事)。那天的论题是如何帮助柬埔寨难民的问题。印度支那战争后有一大批柬埔寨难民来到美国定居,由于在语言、技能、经济等方面的限制,在美国生活有一定的困难,引起社会的关注,电台特地安排了这次节目,请一个负责安排难民生活的社会工作者参加主持,请听众参加讨论。节目开始后没多久,有一个老年妇女(按声音判断)打电话进来,颇带怨气乃至怒气地说,在她的邻里,就有一家柬埔寨人。我至今记得她的话:“他们生活得很好,全家租了一幢二层楼的房子,我最近还看到他们买了新车,我这辈子都没有开过新车,可他们却能买新车。他们刚来美国,对这个国家作出了什么贡献,却能享受到比我们更多的财富,这是不公平的!他们不需要什么帮助,他们已经很不错了!”这可真是道出了心里话。结果接下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讨论不是关于如何帮助难民的问题,而是如何看待这位妇女提出的现象。主持人解释说这些难民工作勤奋,又节俭,所以能够积累财富。有的人则打来电话说据他了解柬埔寨人习惯于全家住在一起,从而把收入放到一起使用,因此能租房子、买车;更有人打电话来支持那位妇女的观点,认为关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他们来“分享”我们世世代代创造的财富,其中还特别提到了“其他外来移民”!我想毫无疑问,也一定包括华人吧。这可以说是我第一次领略到了这里的“风土人情”。这些开诚布公的言论,平时你当然是听不到的。学术界里很少有种族歧视或排外情绪(至少公开的没有)。报纸上记者、官员一般也是“正面宣传”,多数人能够客观地评价外国移民对这个国家的积极作用,美国本来就是多民族外国移民构成的社会,还有一系列政策鼓励专业人才的引进,美国的大量社会财富,正是靠吸引别的国家培养好的专业人才才创造出来的,这点美国的有识之士比我们心里清楚。但是,毫无疑问,一般的平民,难免出于种种原因会认为外国人,特别是从穷国来的外国人,在与他们分享由他们创造的果实。这点还可以由亚裔人与黑人的关系得到某种证明。许多“黄种人”自我作践,自视比白人低人一等,却又顽固歧视黑人,“老黑、老黑”地不绝于口。而黑人也一样瞧不起黄种人,总是认为这个国家是他们创造的,现在亚裔人来到这里是在与他们分享果实、争夺饭碗,结果使他们对黄种人充满敌意。洛杉矶暴乱,起因分明是白人打了黑人,但暴乱中被砸的却多是韩国人等亚洲人的铺子。不过在多数情况下,根本的问题目前其实不在“种族”冲突,而在于“饭碗”的冲突。有一个朋友还告诉我他的一段经历:半夜工作完了后几个朋友去饭馆吃点东西,出来后,街上走来的几个黑白相间的美国小伙子竟毫无顾忌地大声议论:瞧,咱们的外援就被这些人这么挥霍。无论你再勤奋、再节俭,问心无愧地靠自己的努力挣钱吃饭,我想一个外来人总是不可避免地生活在这样一种不大不小的敌意的“潜流”之中,这无论如何会构成影响你心中那个“走与留”的“天平”的一个因素。我曾对朋友们说,我们是留在美国还是回到中国,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在“挣一等收入、做二等公民”还是“做一等公民、挣二等收入”之间的两难选择。

我不想给人以印象,好像美国社会对亚裔或华人的歧视或排外倾向有多么严重。在西方国家中美国因其本身的多民族特征,种族歧视和排外情绪应该说是最轻的,各阶层的人对中国留学生也都很有好感,华人在各方面成就卓著,有目共睹,赢得了各界的尊敬,特别是在学术界、科技界,就更是这样。人们也不会把我们与那些“中国黑帮”相混淆,我们中国人在那里完全可以堂堂正正地挺起腰板干我们的事情。我想说的只是,就我这个特定的个人来说,出于种种原因却总会有那么一种隐隐约约、时强时弱的“二等公民感”。

延伸阅读

1、《即将来临的第三次世界大萧条》(当代中国经济的四大精神领袖之一刘军洛力作,谁为中国经济布下死局,中国民众的最后保障又在哪里?)

2、《十年沧桑》(关注东欧,就是关注我们自己。秦晖金雁夫妇解读东欧诸国的经济社会转轨与思想变迁)

3、《农村公社、改革与革命》(秦晖金雁夫妇讲述俄国现代化之路,深层解读中俄两国奇特的命运纠葛,书友评价说:一本经典到难言的好书!)

4、《日本国会议员谈中国》(蒋丰看日本,让我们从这里看日本政界的“情报”。)

5、《白领理财日记之玩转钱规则》(聚焦都市小白领的喜怒哀乐,分享你我身边的理财故事。取别人的经,理自己的财)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