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秦晖:“美国式道路”就是民主条件下的公平分家   

2013-06-09 09:5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节选自《农村公社、改革与革命》金雁、秦晖 著

列宁说:当下的问题并不是“选择独立田庄(即退出村社后的私有农民经济)还是选择村社的问题”。他认为劳动团所代表的农民在“国有化”的名义下没收了地主土地后其实也还是要搞独立田庄的(他这论断有点大胆,而且到1917年他就不这样说了)。他说:斯托雷平的实践表明,“在土地完全可以自由转移的条件下,出色的独立田庄一定能够使所有中世纪式的饥饿现象以及各式各样的盘剥制和工役制立即结束”。农民如今反对斯托雷平,并不是要拒绝独立田庄。问题在于独立农庄应该建立在村社农民经济的废墟上还是建立在化公为私的大地产的废墟上?列宁形象地举例说:在贵族们看来,“如果在特鲁别茨科伊老爷们的土地上建立独立农庄,这就算是‘破坏’;而在破产了的村社农民土地上建立这样的农庄,这就算是‘建设’了”。这就是所谓资本主义发展两条道路即“美国式道路”与“普鲁士道路”之争的理论。在农民—土地问题上,实际上是对传统农村公社实行民主私有化还是权贵私有化的问题。因此列宁认为俄国现在处于一个特殊时期:“在革命的基本问题即土地问题上,黑帮(被指为受斯托雷平支持的“极右派”)同工农群众都实行革命的政策。”也就是都采取了告别过去、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但这两种“革命”的对立却似乎比过去那种革命与保守的对立还要尖锐!在列宁看来,“要把两种互相对立、绝不相容的破坏旧制度的手段调和起来”,那要比把新旧制度调和起来还困难。

那么,所谓“土地国有化”又如何理解呢?列宁把它和美国的宅地法作类比——这也就是“美国式道路”之说的由来。其实无论美国还是普鲁士,在其资本主义发展的时代都没有遇到走出农村公社的问题。所以所谓“美国式道路”和“普鲁士道路”的说法并不是历史学意义上的类比,这从列宁此前还用“英国道路”、“意大利道路”来指称权贵的改革可以看出。之所以最后选用“美国”和“普鲁士”来命名,无非因为当时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美国是民主制的典型(而且也是当时欧陆各国左派向往的地方),而普鲁士是容克权贵政治的典型。而同样众所周知的是:美国并不是一个“土地国有化”的国家,但是它的确通过由民主国家先控制了大片土地再公平地分给国民私有的办法,实现了比较公平(指在白人中)的土地私有制。

至于俄国农民要求的“土地国有化”,列宁把它看成其实就是收回割地的继续,是对斯托雷平“分家”方式的否定。“农民的国有化思想所包含的就是这些否定的概念”,他一再重复、强调这一点来排除当时俄国马克思主义者中对“土地国有化”会导致旧公社复辟的疑虑。

但“否定”之后总还要肯定什么吧?未来的民主国家把土地收回后该怎样处理呢?这时列宁表现出了一个老于权谋者的狡猾:在私下里说服其他马克思主义者时他其实说的是要以有利于农民的方式推行(斯托雷平想以损害农民的方式推行)独立田庄。但在公开场合他实际上是拒绝表态,以便窥测时机,随时提出任何有利于自己夺权的口号。

其实在逻辑上,国家收回土地后可能的处理方式从大处讲无非是三种:第一是“公有共耕”,搞“社会主义”。第二是“私有私耕”,即按起点公平的方式把土地分给农民建立独立田庄并取消村社,像美国的宅地法那样搞资本主义。第三是“公有私耕”,搞民粹主义,即像传统村社那样保留土地公有但把它作为份地分给农户各自耕种,并以定期重分来维持“结果平等”。

但列宁似乎对这三种可能都嗤之以鼻。对第一种可能即“最高纲领派”提出的集体耕作主张,列宁斥之为“企图用独轮车战胜火车的骗人儿戏”。对第三种可能即主流民粹派提出的普遍推行农村公社份地制,列宁斥之为“把中世纪的土地占有制保留了一半”,“不是把新事物从旧事物中解放出来,而是使新事物受旧事物的束缚”。而第二种方式本来是最合乎“美国式道路”的本意、并且列宁自己也一再暗示过的。但当普列汉诺夫等人把它明确表达为“分配”制时,即不经过村社、由国家直接把土地分配给独立的个体农民,列宁却又反对,说是这“超越了当前革命的历史任务”!当然,从他把另两种选择都看成倒退而这种选择却是“超越”来看,他其实明白按自己的理论逻辑他只能赞成这种选择。

但他却摆出一副“只破不立”的姿态,拒绝提出一切建设性方案,而只把“土地国有化”当作“否定的概念”反复强调。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斯托雷平政策激起的民粹情绪在政治上有用!这就是搞理论的列宁与玩政治的列宁之不同:在玩政治的列宁看来,我们“不应该用必须支持某种经济形式的决议来束缚自己”,也不要老是从“官吏的观点”去纠缠建设性问题,“问题的提法应当是:打倒农奴制”。

这就是列宁!杨震指责“俄国多数自由主义者用一切手段挑拨官民矛盾,进行夺权”,这是极不公平的。其实不仅以立宪民主党为代表的“俄国多数自由主义者”不是这样,包括普列汉诺夫与孟什维克在内的俄国正统马克思主义者—社会民主党人不是这样,甚至民粹主义的社会革命党主流派也不是这样。他们都是有原则的,你可以说这些原则不正确,却不能说他们会抛弃原则“用一切手段”来争夺权力。只有列宁的确是这样的。

吕新雨说我这个“新自由主义者”“明目张胆地篡改”列宁观点。其实既然是自由主义者又何必拉列宁的大旗做虎皮而去费心搞什么“篡改”?不要说自由主义者,今天就是在“新左派”中列宁也早已不时髦了,他们满口讲的是从施密特、李斯特到乔姆斯基、沃勒斯坦的“左右”新星,从秦皇汉武到今天的古今诸神,没几个人还对列宁有兴趣。就连吕新雨自己也是为了反驳我才临阵磨枪的。但比起需要这张虎皮的吕先生,我自信对列宁更为了解。列宁在很多方面的确像多数俄国正统马克思主义者那样与民粹派有过决裂,而且他在这方面的理论逻辑还相当彻底。应该承认他的理论素养是很高的。但是玩起政治来,民粹派那种“为了实行主义可以不择手段”的涅恰耶夫精神不仅被他继承,而且还被他发展成“为了权力可以不择手段地改变主义”。普列汉诺夫曾经指出:他与“旧列宁”并无分歧,但现在他只能“对新列宁几乎推翻他崇拜过的一切东西,而崇拜几乎一切他推翻过的东西感到遗憾”!所以“明目张胆地篡改”在新旧列宁之间完全可能存在,只是吕新雨少见多怪而已。

延伸阅读

1、《农村公社、改革与革命》(秦晖金雁夫妇讲述俄国现代化之路,深层解读中俄两国奇特的命运纠葛)

2、《十年沧桑》(关注东欧,就是关注我们自己。秦晖金雁夫妇解读东欧诸国的经济社会转轨与思想变迁)

3、《市场的昨天与今天》(秦晖深度解读经济社会史大框架下的古今中外)

4、《经济人生》(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带你领略经济学的风采,品味不一样的人生)

5、《日本国会议员谈中国》(蒋丰看日本,让我们从这里看日本政界的“情报”。)

  评论这张
 
阅读(6806)|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