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为何法国人习惯向政府乞讨?  

2015-02-13 11:28:13|  分类: 时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官僚主义的弊害
豆瓣评分:7.9分(15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我们把自己的幸福,交给国家去经管,又抱怨国家把我们搞得不够幸福。我们向它乞讨我们自己放弃的东西。我们还要去骂它,怪它给我们的东西既不够多,也不够快。莫利斯·德吕翁有一次描绘这种态度,用了一句警句,很引起了注意:“一手拿讨饭钵,一手拿莫洛托夫燃烧弹。”

法国政治家阿兰·佩雷菲在官僚主义的弊害中写道“既然人们的主动积极性受到了压抑,既然政权垄断了集体生活,那么,法国人怎能不去期待政权给他们解决问题,给他们消愁解忧呢?向国家伸手乞讨的态度,不过是一种抵偿。抵偿什么呢?抵偿中间势力的缺乏或不够,抵偿地方民主和公民积极性的缺乏或不够,抵偿公民参加管理国务的缺乏或不够。”

从国家那儿真的再没油水可捞了吗?

是公民都觉得国家欠了他们的账。好些人一点也不放松去收账,不管那账是多么微不足道。他们在这上面消耗大量精力,远远超过去为重大的进步事业谋求办法。

“让国家给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他们老害怕自己没能从国家那儿挖出几个法郎而吃了亏。雅克·沙斯德内有一天提议,把国家这个词,都改为纳税人。“纳税人保证农业贷款有利可图”,等等。他认为这样有好处,因为,虽然谁都不曾意识到,“国家就是咱们自己”,可是人人却懂得“纳税人就是自己”。我对这样的结果却信心不大。法国人很知道,国家是靠他们出的钱过日子的。可是,知道了又怎样呢?只是越发促使他们去把国家搞走的钱弄回来。可不要什么抽象的好处,什么安全呀,独立呀,自由呀等。要的是响当当的,现做现吃的个人油水。人人都想领津贴。每一个人都乐意别人把钱给我。

只是一些懦弱无能的人成为国家的寄生虫吗?不对。恰恰是一些最棒实的公民。

19685月,每一部汽车只能给几公升汽油。一位车库掌柜,瞧见一个“揩油大王”,驾驶一辆跑车,先到邻近的一家加油站,灌上了油,再到车库来上油。车库掌柜大加责难,并且一发现这人是五月革命②三领袖之一,他马上抡起一根铁棍子,狠敲车皮,嘴里嚷道:“你敲别人的车,别人也敲你的车。”大头头开足马力,飞驰而去。新闻记者一拥而来,进行采访。因为这是头一个把“革命”撵走的人。

1973年,这一位英勇出众的人受了灾。一阵龙卷风把他的车库刮塌了。汽车都埋在沙砾堆里。他来找我帮忙。我向同业公会说项,答应给他条件优厚的贷款。重建起来的车库,比原来的更加漂亮。这笔贷款,加上保险公司给的钱,在我心目中是可以结案了。他却问我说:“那么国家呢?”我跟他解释说,国家要紧急救济灾区的贫苦难民。他摇摇头,表示不信。过后,他又来找我几次,问我说:“从国家那儿真没什么油水可捞了吗?”

对待违反公民道德的小窍门,十分严格,对受到威胁的国家,爱护备至,然而这位刚强的汉子却根本不考虑,国家要是不帮他,他怎样去恢复残破。

(本文节选自官僚主义的弊害震动法国乃至整个西欧的百万畅销书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