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王冲:新媒体如何打破美国的互联网霸权   

2015-05-13 09:39:04|  分类: 时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冲,专栏作者,国际问题专家,著有畅销书著有《差距》、《选票的背后》,本文节选自其最新作品《第五次变革:第四权力的中美较量》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为意识形态迥异的两个大国,中美从1949年以来舆论战持续不断。

传统媒体时代,针锋相对,互有攻守,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始,守多于攻;而今,在新媒体时代,中国处于防守态势,无力进攻。

新媒体对中美关系的冲击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互联网进入中国后,中国积极学习、应对,这段时期中国是开放的、积极的。

这段时期,从互联网兴起到2007年博客的出现。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的态度,一方面认识到这是机遇,大力发展;另一方面也希望在推动技术发展的同时,限制互联网内容对中国的冲击。

第二个阶段,社交类媒体兴起后,迅速改变了信息传播的方式,传统的官方喉舌作用弱化,有些过激言论,官方认为这是国内外势力勾结,这里的国外势力,通常被理解为美国。

这段时期,网络信息传播更快,大事小情几乎都是先在网上形成声势,然后才被传统媒体所捕捉。

对内,传统官方媒体信任度降低,无法在第一时间发出消息,政府对媒体的掌控力被网络削弱;对外,则打造了“网络防火墙”,过滤掉敏感网站和敏感信息。

这样做的结果是,中国在某种意义上成了一个大的“内部网”,无力对外进行有效传播。在中美舆论斗争领域,成了一个被动的防守者,处于不利位置。

新媒体和传统媒体不同,它具有即时性、全球性、互动性等特点。它不受传统发行渠道的限制,不受国界的限制。这个特点决定了封闭的做法不仅成本高,而且不利于掌控网络话语权。

在这方面,美国高擎“互联网自由”的大旗,占据了道义上的制高点。

2008年《纽约时报》发表的这篇报道,可以看作新媒体时代中国丧失互联网制高点的恶果。这种批评,日复一日,成功地塑造了中国“压制网络自由”的形象。

现摘录如下:

“是什么使得来自中国的报道多为负面新闻呢?比如逮捕,查抄教堂,屏蔽互联网网站和保安暴力值勤。而这正是新闻媒体的谋生之道——我们报道失事的飞机,不是安全着陆的那些。

然而,最近几年情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尽管全面的压制一直存在,但是今天中国人的生活比起20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待在北京的时候自由多了。普通的市民出国旅行并不困难,他们可以自主选择居所和工作,随意迁移到国内任何想去的城市。

现在,还有了互联网。

政府对于持批评意见的网站严格审查并且关闭引起争议的博客确实不假。不过似乎审查人员人手不足,而很多熟练掌握技术手段的中国网民能够轻易翻越网络管制长城。有异议的帖子被管理员删除,但很快又被转帖到五十个不同的网络平台。

在这场猫鼠大战中,被捕获的老鼠赢得广泛关注。在中国因为网络言论而获罪入狱的人,比起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但是,更为显著的事实是,在这场大战中获胜的是老鼠,并非猫。

在过去的五年中,我定期测试中国互联网的审查,试图探寻出政府对于网络评论容忍程度的边界何在。2003年我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所有中文聊天室的帖子必须首先通过管理员。我假装成中国人发表批评言论,但是只有特别节制有礼和迂回婉转的帖子才能贴上去。

几年以后,这套监管体制有所改变。我发现帖子可以自动显示出来,但是管理员一直盯着论坛,会迅速删除被视为煽动性的危险言论。因此,除了管理人员稍作休息的工夫,尖锐的批评会在十分钟之内消失。

今年,我感到网络的开放程度正在持续增加。聊天室里不能发表针对共产党和领导人的直接谴责,但是对于政府政策的含蓄批评则十分常见。

甚至在《人民日报》的网站,我都可以贴上尖锐批评和反动言论。一些网站会自动过滤掉会引发麻烦的关键词,比如“人&权”,含有这些字眼的帖子会报告给管理员,然后被删除。

但是,这种过滤软件很容易对付。举个例子,在一家网站,我在“人”和“权”两个汉字中间加上逗号,绕开了过滤器。

坦率地说,我的危险言论在聊天室里无人理睬。因为大多数网民对于政治的兴趣不如财经。聊天室里群情激奋,满是对中国股市狂跌的怨气,所发的帖子内容多是要求政府救市。

有人轻蔑地回应我那个关于人权的帖子:“当我们在股市上连内衣都输掉了的时候,谁还在乎这些?我们股民爱国家,国家却不爱我们股民。”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互联网监控这个问题,许多中国人似乎并不像美国人那么沮丧。有研究表明,部分出于对色情内容的顾虑,五分之四的中国人相信有必要对互联网进行控制。

除了在聊天室发帖子以外,我还在人气很高的门户网站搜狐和中文雅虎上开设了中文博客,经过几分钟的注册,并不需要提供任何身份证明,就可以开始写中文博客了——试试看什么内容会被屏蔽掉。我贴上了关于批评中国领导和呼吁给予法**练习者自由的帖子。什么异常也没有发生。

我博客上所有的文章都即时发表,而且一直保留到上周。我发现这些内容肯定没有被审查过。原因很简单:没有人阅读我的中文博客。中国大约存在着三千万活跃的博客,只要它们没有引发政治问题,政府就不会关注。

我也亲眼目睹了中国的年轻人在互联网上是何等无所畏惧,而这很可能在将来给政府制造麻烦。一个中国女孩帮助我发表那些煽风点火的言论,让措辞不带美国腔。在我走开的几分钟里,她偷闲试着贴上自己的批评。等我回来,她正愉快地对着屏幕点头。

“嗨,来看,这个发上去了。”

我惊恐地让她马上删掉那个帖子,免得我们两个因反革命罪而被捕。她耸耸肩照做了,显然在想:多没劲的美国人啊……”

中国的新媒体产业在中文领域内靠网络防火墙打下一片江山,但在全球范围内无力拓展。

比如说,美国的谷歌占据全球搜索市场的70%,而百度只能在中国大陆市场占据70%的市场,这还不是通过市场竞争的结果,而是中国政府把谷歌赶走后“捡到的份额”。

再比如说,美国的Facebook行销全世界,只是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几个国家被限制。全球大部分区域为Facebook所覆盖,只有中国、俄罗斯、巴西有自己的社交媒体系统。

对于美国的“互联网霸权”,中国、俄罗斯、巴西除了抗拒Facebook外,也采取了其他行动。

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组成的金砖国家正在推动“金砖国家海缆”,全长3.4万公里,双路对光纤,具备12.8Tbit/s容量。重要的是,金砖国家拥有世界45%的人口、近25%的GDP。

本文版权归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我们的授权,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0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