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邱震海:创新才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   

2015-08-18 13:00:13|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凤凰卫视评论员邱震海的畅销书《当务之急》中反复提到未来几年,中国经济领域面临重大挑战,这些挑战包括:

首先,经济下行的窗口期在2013年已经提前来临,2015—2016年这个被张燕生称为“2016年猜想”的时间段将很有可能是中国经济进入实质性下行的时期。根据其他发达国家走过的历程,这段经济下行期必将伴随经济结构的调整,服务业和消费的比重将大幅上升,工业和投资、出口的比重将有所下降。

如果现在我们能抓住这一机会进行经济结构调整,那么经济下行的适度代价也将是一个划得来的代价,否则,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将变得不堪承受,并可能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

其次,上述的经济结构调整充其量只是经济需求面的问题。经济学家们有一句话:短期看需求,长期看供给。而从供给面来看,中国经济未来若干年也将面临重大挑战。这一挑战首先表现为人口红利的消失。如果说标志着劳动力无限供应开始消失的“刘易斯拐点”于2004年就已经在中国显现,那么从2015年开始,中国的人口红利将出现全面下降的情形。

换言之,自2015年以后的近20年时间里,中国必须在没有人口红利的情况下寻找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这就涉及我们对中国经济供求面的剖析了。如果说需求面存在“三驾马车”,即投资、出口、消费,那么供给面同样也存在所谓的“三驾马车”,它们就是劳动力、固定资本和劳动生产率。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很少关心这几个问题。原因很简单:没有关心的必要,因为过去几年里中国需要的是大力招商引资,迅速增加固定资本。同时我们也完全无须关心,因为劳动力曾呈现无限供应的局面,以前有一句话:“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两条腿的人不缺。”然而从2004年开始,中国劳动力无限供应的局面开始出现微妙变化;到2015年,这一局面将出现本质变化,因为中国的人口红利将大幅下降。

20世纪50年代北京学者马寅初的“控制人口论”曾遭到严厉批判。结果中国人口在20世纪50—70年代经历了大膨胀。

在计划经济的年代,由于经济封闭,社会资源不但捉襟见肘,而且毫无流动性,因此经济体的活力极其有限,其所能提供的工作岗位也极其有限。换言之,一个封闭的经济体根本没有能力吸纳众多的劳动力。这也是导致20世纪50—70年代中国社会人口膨胀并且日益贫穷的原因之一。

但当市场经济的进程开启之后,经济体的活力大大增强,资源配置显示出极高的自由度,经济体吸纳劳动力的能力大大提高,而且对各类劳动力的需求不断增加。从2014—2015年开始,我们对这一点的感觉将越来越明显。不少原本就已开始饱受劳动力短缺之苦的企业将更为痛苦,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将开始逐渐感受到什么是劳动力短缺。

邱震海:创新才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 - 东方时政观察 - 东方时政观察

 

但问题的另一面则是:劳动力短缺并非生产能力下降的代名词。

计划经济年代里,许多人都做着“一杯清茶,一张报纸”度过一天的工作。十个人干三个人的活,与30个人干十个人的活相比,最后获得的功效显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举一个大家可能已颇为熟悉的凤凰卫视的例子。凤凰卫视曾有一句“名言”:女生当男生用,男生当畜生用。据说后来这句话又进化了,变成:“女生直接当畜生用。”其意思说的是,凤凰卫视的工作强度之高外界难以想象,某种程度上这句话也隐含着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意思。

2009年3月凤凰卫视搬迁之前,曾长达13年“蜗居”在香港红磡的一个异常局促的环境里。不少内地同行来参观,曾半开玩笑地说:“这只是一个县级电视台的水平。”但若再看看凤凰卫视当时在“蜗居”状态下做出的一系列有深度而又言辞犀利的节目,大家就会感觉到,一个“县级电视台”其实也能做成世界级的大事。

大家可能也都知道我有两个栏目:《震海听风录》和《寰宇大战略》。但大家有没有想过,我手下到底有多少“兵”?2007年我在欧洲某地巧遇内地一个大台的著名主持人和他的节目组。见到人家那阵势,我简直无地自容:我粗略算了一下,一行至少十个人,摄影的,拉灯的,写稿的,开门的,提包的……这气势我恐怕下辈子都不会有。2011年我到内地某著名电视台参加一个节目,一个小小的栏目,工作人员达12个。回头再数数我在香港的“兵”:两个栏目加起来,也只有三个人。难怪同行们见了我会说:“要是在别的地方,一个栏目就至少十几个人围着你转!”不过,让我觉得欣慰和自豪的是,虽然我两个栏目加起来只有三个人,但曾经每年创造4000多万的盈利,同时无论是思想高度、战略视野、言论尺度,还是节目的含金量和内在品牌,都远远超出那些人浮于事而又无法创造出内在品牌和实现盈利的节目。

这就是劳动生产率的功效和魅力!它的要诀不在于人多,而在于提高劳动生产率。

但请注意,我这里说的劳动生产率,并不是简单地指劳动力在单位时间内的使用效率。如果问题只是那么简单,那么我们只要改革企业的管理体制,提高企业的管理水平就可以了。

真正的劳动生产率其实是一种被我们称为全要素生产率的东西。一般说来,全要素生产率是指“生产活动在一定时间内的效率”,是衡量单位总投入的总产量的生产率指标,即总产量与全部要素投入量之比。

全要素生产率的核心就在于两个字:创新。一般人可能会认为,生产过程中只要增加技术含量就可以了,但我们再问一下:技术含量又来自何方?陈旧的技术含量对于企业和经济体的竞争又能起到哪些实际的效果?显然,关键的关键还在于创新。没有创新,就不可能提高竞争能力。

因人手太少而让我在前呼后拥的同行面前“抬不起头”来的两个栏目,之所以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其“奥秘”也在于创新二字。这两个栏目如果只是拾人牙慧,而不能站在一定的高度审视问题,那就既不能形成节目的内在品牌,更不可能将节目的含金量和内在品牌转化成商业价值。

在今天和未来的中国市场,始终存在到底是“迎合”还是“引领”的问题。从市场的角度出发,创造价值的直接通道无疑是迎合市场,非如此就不可能与市场“接地气”。但另一方面,中国是一个发展极其迅速的国家,无论是市场的发展还是人们认知水平的提高,都是如此。所以,在“迎合”市场的同时,一个高明的经营者又必须时刻牢记“引领”二字。只有能引领市场的人,才能最终占据市场的先机。其间的“度”如何把握,当然是一件极具挑战的事情.

********************************

看懂中国改革必读的五本书

《当务之急:2014-2017年中国面临的最大风险》

凤凰卫视著名评论员邱震海先生的这本书紧扣中国改革热点,对房地产调控、医疗改革、行政改革、自贸区建设、人才危机、世界能源格局、国际贸易规则等问题进行了透彻的分析,观点独到,语言犀利。作者或援引、或驳斥了吴敬琏、郎咸平、林毅夫、迟福林等多位名家学者的观点论断,分析了中国将在未来三年遇到的难题和风险,讨论了中国面临的改革和转型困境。

 

《中国经济未尽的改革》

由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主编的这本书对中国改革14大方面做了详细的论述和分析,内容涉及中国政治体系转变进程、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住房负担能力、行业差距等,从理论高度分析与民众息息相关的政策和现实状况,深入浅出,论据充足。可以说是目前国内解读中国改革各项措施最为全面、深入的一本书。

 

《郎咸平说:改革如何再出发》

“三大危机”倒逼改革,是郎咸平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理解。三中全会的《决定》长达60条,郎咸平如何用自己发明的8张图简明生动地为读者进行阐释?对于改革攻坚战从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到教育、医疗、养老等民生大考,以及改革突破口金融开放和上海自贸区的尝试,郎咸平这次又有什么话要说?面对重重阻力,中国究竟能否真正实现“二次创业”,改革如何再出发!

 

《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

作者华生,是影响我国经济改革进程的三项重要变革,即价格双轨制、资产经营责任制、股权分置改革的提出者和推动者,曾获孙冶方经济学奖、首批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等学界最高荣誉。本书是华生中国改革系列的开篇之作,主要包括华生对中国改革三十年的回顾与反思、对现状的理性判断以及改革下一步,如何以社会改革带动全面改革的路径设计。华生的文章,处处彰显他的睿智、雄辩、务实与理性,正如媒体对其评价:不是坐而论道的经济学家

 

《中国金融战略2020》

《中国金融战略2020》从这本书的谋局布篇及涉及讨论的问题可以看出,全书不仅为战略研究所需的理论创新作出了铺垫,同时讨论的内容直指中国当前金融领域中的热点与棘手问题。可以说,这本书几乎涉及了未来中国金融发展中的各个重大问题,同时按照国内金融“充分市场化”和涉外金融“有限全球化”这一明确的战略取向,渐次展开分析。观点鲜明、逻辑性很强。相信这对政府决策会有很大的参考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28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