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中国农民收入到底有多低?   

2015-09-24 09:44:30|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定位中国
豆瓣评分:7.5分(22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你真的了解这个国家吗?专栏作家、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大焕城市化战略研究院院长童大焕在《定位中国》中以时事热点切入,宏观的视角加之接地气的论述,不仅使读者认清了我们所处的时代,更具深刻意义的是,它建立了一个清晰的坐标系和原点,使我们能够找到自己所应处于的合适位置。

中国农民到底有多穷,他们的收入到底有多低?《南风窗》杂志有一个数据这几年一直被广泛引用:在人均财产方面,中国大陆城市人是农村人的2030倍。在人均收入方面,城市是农村的6倍,为世界之冠,有人称之为“断裂社会”,遥遥领先于世界上城乡差距第二大的国家莫桑比克,莫桑比克的城乡收入差距是3倍。

201234日新华社消息称,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高声建议政府要以较高的价格收购农民的粮食,然后以平价出售粮食。这样既保证国家粮食安全和价格的平稳,又能大大提高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和收入。他说,粮价是百价之基。粮食价格的上涨,会导致百物的价格上扬,它一涨其他东西都要涨,甚至引起社会动乱。但粮价偏低则谷贱伤农,影响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甚至影响国家的粮食安全。这就是袁隆平建议政府要以较高的价格收购农民粮食的理由。

粮价偏低偏到什么程度呢?袁隆平举了一个例子:农民种一亩田粮,纯收益只有7.5元。袁隆平说:“根据湖南省物价局调查统计,2010年农民种植每亩水稻的纯收益是186.2元,但其中包括104.1元的国家粮食直补,实际上若不含补贴,农民纯收益只有82.1元。2011年,由于生产成本上升了121.6元,农民种植每亩水稻纯收益仅有116.6元,除去109.1元的国家粮食补贴,农民纯收益只有7.5元。”

要知道,中国7亿多农民,18亿亩左右耕地,人均耕地不到3亩,南方大量农村人均耕地甚至不到一亩。因此,土里刨食显然已经无法满足中国农民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外出打工就成为他们的必然选择。统计数据表明,外出打工收入已经占到中国农民平均收入的九成以上。

2008828日,农业部部长孙政才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稳定增收情况的报告时指出,近几年是我国农民收入增长最快的几年,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也在不断扩大。2007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9.5%,为1985年以来增幅最高的一年;而城乡居民收入比却扩大到3.331,绝对差距达到9646元(农村居民收入4140元,城市居民收入13786元),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差距最大的一年。(2008829日《中国青年报》)

这个数据出自农业部长之口,但来自国家统计局。应该看到,这是一个以户籍人口为标准进行统计的数据,如果以职业人口为标准进行农业、非农业人口收入的数据统计,差距可能还会更大。孙政才部长说,2007年我国农村外出就业劳动力达1.26亿,乡镇企业从业人员为1.5亿,扣除重复计算部分,2007年农民工达到2.26亿人。这2.26亿农民工在城市打工的收入,事实上都计算为农村居民收入而不是城市居民收入了。要想了解中国城乡差距的真实状况,应该把农民打工的非农收入计入城市居民收入而不应该计入农村居民收入。

我们来做一个不完全准确的简单加权法,把2.26亿农民工及其背后的供养人群计为城市人口,再来算算实际城乡收入差距。社科院研究报告称2006年中国城市化率为43.9%,则假设2007年中国城市化率为44%,则有城市人口5.72亿,农村人口7.28亿。从收入看,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工的平均月收入为966元,一半以上的农民工月收入在800元以下,其中月收入在500元以下的占19.67%,月收入在500800元的占了被调查的农民工总数的33.66%,只有一成的农民工的月收入超过了1500元。依此数据,假设2.26亿农民工2007年平均月收入1000元,每人每年就是12000元,平均到7.28亿农村人口头上,平均每人每年是3725元!

2007年农村居民人均收入4140元作比较,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据,意味着今天的中国农民,从总体上看,其90%的收入已经来自非农收入!如果有关部门在城市化率的计算中包含了2.26亿农民工,在计算农村居民收入时又把他们算作农民,那么,其收入平均到7.282.26亿农民身上,人均每年亦达到2843元,占4140元总收入的69%

这便是今日中国城乡差距的真实面目!扣除进城经商和务工收入,农民收入与城市居民收入差距在天壤之间,如果加上城市居民拥有而农村居民所没有的各种社会保障,二者之别,更是天堂和地狱的距离。它意味着农民的绝大部分收入已经不可能从传统的农业中获得,也宣告着小农经济在市场大潮前的全面破产。正如美国学者R.H.托尼所言,单个的小农生活在齐脖子深的水中,稍有一个细小的波浪就会将他们彻底淹没。

由于原子化的小农经济收入太低,而农民的土地、房屋集体所有制形式以及它们不能抵押、不能用于贷款等性质,导致大量农民工被迫在城市做着廉价的“包身工”也无怨无悔,毕竟,比起在农村来说,他们在城市打工的收入要强多了。

这就是中国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处境。

如果我们更加完全彻底地落实农民的土地和房屋权利,让产业资本、金融资本、政府资本都能在农民自愿的前提下将这两项权利盘活,参与到土地、农房资本化和农业产业化及退耕还林、还牧等环境保护中来,那么,不仅农村的土地利用价值将大大提高,进城农民工也将获得一笔祖辈传下来的土地和房屋变现的金融资本,从而降低在城市的安居和创业门槛,不必非得接受城市打工的低工资、低劳保。

土地和农房产权自由,也有利于土地的市场化集中,进而吸引社会资本流向第一产业,使农业成为赚钱的行业。安邦分析师说得对:“粮食终归是要比石油更赚钱的,道理很简单,毕竟人类只有吃饱了肚子才能做生意。”当然,前提是要有资本、技术和土地的集中度,否则,人均一亩地,就是农民自己吃饱肚子都有问题,要想赚钱,更没戏。

在此情况下,无论是农业科技,还是农民以组织化生存的方式组织起来,都会面临着组织化、科技化成本过高而收益过低的问题而无法实施,中国农民的唯一出路就是大规模减少农民,让他们顺利成长为城市市民。这一点,无论人们情愿还是不情愿,都挡不住农民背井离乡的艰难而坚定的脚步。

接下来的问题是,未来谁来种地?谁来养活中国?很显然,现有的以名义上的集体所有为标志、不能进入现代金融和城乡自由市场的农村土地和农房制度已经不适应现实发展需要,不仅对农民利益造成了现实侵害,而且也成为农业规模化、产业化的障碍。

  评论这张
 
阅读(381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