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时政观察

我们用思想创造价值

 
 
 

日志

 
 

余永定: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中最为敏感的部分  

2016-01-20 09:29:29|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永定,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

由于市场预期美联储将会在2013年三、四季度退出QE2013年上半年,发展中国家货币大跌(有些在更早的时候就开始大跌)。2013年第四季度,由于美联储一再表示推迟退出,市场恐慌得到缓解,发展中国家汇率开始趋稳。中国的情况与其他国家有所不同,美联储退出QE对中国的直接影响较小。2013年由于高利差和双顺差,人民币再现升值压力。为了抑制人民币升值,央行对外汇市场进行大量干预,导致2013年中国外汇储备猛增5000亿美元。2014年第一季的形势大致相同。因而,仅在第一季度中国的外汇储备就增加了1250亿美元。2014年第二季度以来,由于中国经济持续疲软和金融形势恶化,国际上关于中国将会出现金融危机的声音甚嚣尘上,考虑到3月以来人民币连续贬值,第二季度跨境资本流出的可能性会明显增加。但是,如果今后中国经济形势趋稳,国内金融风险下降,而美国又进一步推迟QE退出,则跨境资本流入中国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当然,在当前形势下,如果资本大规模流出,必将对中国造成相当严重的冲击。如何应对资本大规模流出的冲击,值得我们高度关注。但我们对“加快推进资本项目开放”持保留态度的原因并不仅是出于对短期资本流出的担心。短期资本的流入同样会对中国造成福利损失,同样会削弱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关键问题依然是,资本项目中的每个子项目的开放必须首先满足相应的必要条件,而各子项目的开放则应该遵循必要的时序。总之,国内、外经济形势和货币政策变化的交互作用所导致的跨境资本流动的波动性很大,难以准确预断。但是,一时一地跨境资本流动的方向和强度的变化,不会影响我们对资本项目开放的基本态度。


2012年和2013年坊间一度流传央行有意在2015年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基本可兑换,2020年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完全可兑换。但愿这个时间表仅仅是“堂吉诃德的风车”;或者即便有过也早已被束之高阁。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仍然任重道远,资本项目完全开放是中国经济体制的所有改革中最为敏感、风险最大的改革。一旦中国完全解除资本管制,中国金融体系就完全暴露在国际投机资本的强大炮火之下。尽管中国拥有巨额外汇储备,中国金融体系的弱点也是十分严重的。例如,中国广义货币对GDP之比超200%,为世界之最。中国居民储蓄存款余额超过43万亿元。如果居民把存款中的10%由人民币转换为美元,就相当于近8000亿美元。如果解除对“个人资本流动”项目的限制,一旦居民出于正常的和非常的目的把较高比例的人民币存款转换为外币资产,就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即便通过贬值和动用外汇储备,可以避免国际收支危机,中国在外汇储备上也难免遭受巨额损失。即便这种情况仅是“黑天鹅”事件,中国政府也不能平白无故去冒这种险。如果中国政府认为资本项目完全开放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目标的必要内容之一,资本项目开放就应该作为中国改革的收官之作:资本项目完全开放之日就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完成之时。


根据目前的国际环境和政治、经济和金融形势,试问,在今天是否还有人依然坚持2015年中国资本项目实现基本(什么是基本?)开放(或资本项目下人民币基本可兑换)、2020年中国资本项目完全开放(或资本项目下人民币完全可兑换)的时间表?中国目前需要处理的急迫问题,不胜枚举,地方债、房地产泡沫、企业债、影子银行活动、贪官污吏转移资产、富人“胜利大逃亡”等。资本项目中涉及短期跨境资本流动的子项目的进一步开放,非但对解决这些问题于事无补,反而会凭空制造出更多的烦恼和问题。在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上,我们不仅不应该泛泛地主张加快资本项目开放(或资本项目下可兑换),而且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加强对资本跨境流动的管理。否则,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可能会追悔莫及。


应该指出,尽管存在有关方面关于加速资本项目开放的种种说法,尽管我们认为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中国一些短期跨境资本流动开放过早,中国政府和货币当局在资本项目开放问题上还是比较谨慎的。对于居民换汇的限制、QFII、QDII和RQFII等制度的实行等都反映了这种谨慎态度。最近出台的“沪港通”同当年的“直通车”相比,应该说在设计上有了很大进步。我相信,决策层一定能够处理好资本项目开放问题,在保证经济安全的基础上,在改革和开放中实现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余永定: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中最为敏感的部分 - 东方时政观察 - 东方时政观察
 
本文节选自余永定最新著作《最后的屏障》
中国经济最容易在什么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7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